发表日期:2008年3月19日 编辑:3939 有11071位读者读过此文
父爱如山

578分场/蒋扬慧

    记得小时候,我亲近父亲。等到我真的长大了,却和父亲疏远了。
    每次回家,跟妈妈有说不完的唠叨话,一些生活琐事,一些工作烦恼,都一一倒出来,每每这个时候,父亲总是坐在不远的地方,一声不吭。偶尔,有问候也是三言两语就冷场了。每次回家买礼物,我都为妈妈准备了好多,她爱吃的东西,她喜欢穿的颜色的衣服……但是,给父亲准备的极少,感觉上父亲除了酒以外,别的好像都不需要,他永远穿的是一条黑色裤子,蓝色外衣,脚上一双军用鞋。偶尔有一次回家,爱人一件八成新的蓝色外衣因洗涤不当缩水变形了,我就随手把它塞进包里,带回去给父亲穿,当父亲接过我顺手递去的衣服时,那种猝然惊喜的表情,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他脸上先是惊愕,而后是接过衣服的手明显的颤抖了,不知如何是好了,脸上竟有了孩子般的腼腆和喜悦,喃喃半天,才问:“这么好的衣服,给我穿太可惜了吧?不是还能穿的嘛,他(爱人)咋不要了呢?”。这个时候,我才明白,父亲是需要我的关爱的,我忽略他好久了。从那以后,父亲的话明显多了些,主动地有些语无伦次地问起我的工作和起居生活。我都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他。后来,妈妈告诉我,父亲一直珍爱着那件衣服,总是摆得平平整整,没事总拿出来瞧瞧,总是在走亲访友的时候才穿穿。
    05年到红旗连锁上班后,我几乎很难得回家了,父亲偶尔会打来电话,问的还是关于生活和工作的事,在挂电话之前,总要叮嘱一句: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啊。
    日子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飞奔,去年春节来临之前,父亲打电话来,声音有些激动,说家里年底杀了一头大肥猪,养了好些鸡,想给我带些上好的肉和鸡来,还有妈妈做的我爱吃的碎芽菜。我想到从重庆到成都长时间的旅途奔波对于晕车的父亲是多大的折磨,不忍地说:“算了,这些东西,我在这边都买得到,您们自个留着吃嘛”。电话里,父亲沉默了,半响才“哦”了一声,刚才兴奋的语调立即低了下去,有些落寞地挂了电话。
    春节前两天,妈妈打来电话告诉我,今天一早,父亲已经坐上从重庆开往成都的汽车了,大概中午时候就到成都,说父亲带了好多东西,怕他下了车不方便,叫我去接一下。我上班脱不开身,连忙打电话叫爱人接父亲。
    后来,爱人告诉我,他接父亲时,晕车的父亲吐得一塌糊涂,下车都辨不得东南西北了。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疼得我的眼泪就那样毫无预料地成串掉下来。
    父亲呆了两天就要起身回去了,他说母亲一人在家,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那两天我根本没时间陪他,春节期间工作繁忙,每天早出晚归,晚上回家才有时间和父亲聊聊。临走前父亲一再叮嘱: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啊,注意身体啊。
    也是在后来妈妈打电话告诉我,父亲为了给我送那些东西来,晕车的他整整瘦了五斤,回去躺了两天。我有些生气,有些抱怨,有些心酸:“不是叫他别送嘛,爸爸也真是的,这些东西街上都买得到的”。妈妈说:“那不一样,你父亲说我们的猪肉和鸡都是土生土养的,比街上买的营养高多了。还有送来的橙子,可是你父亲挑树上最大的,怕坏掉,怕鸟啄,在树上每个橙子都是罩了袋子的,天天都在树下看管着呢。知道你爱吃”……
    妈妈还在说着什么,我握电话的手颤抖起来,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只重复着说:“爸爸也真是的,爸爸也真是的。”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那何止是送来的肉啊、鸡啊、橙子啊,那就是一位父亲对女儿沉甸甸的爱啊。
    父爱如山,如山父爱……

扫一扫
红旗手机客户端上线了